社会 手机棋牌赌博游戏平台_以乡村旅游推动乡村振兴:发展路径与趋势研判

手机棋牌赌博游戏平台_以乡村旅游推动乡村振兴:发展路径与趋势研判

2020-01-11 17:23:08阅读量:4626

手机棋牌赌博游戏平台_以乡村旅游推动乡村振兴:发展路径与趋势研判

手机棋牌赌博游戏平台,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是广东省社会科学研究基地,致力于乡村振兴、旅游扶贫、全域旅游与区域发展战略等领域理论与实践研究。

以乡村旅游推动乡村振兴:发展路径与趋势研判

乡村振兴战略是关系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全局性、历史性任务,是新时代“三农”工作的总抓手。目前,乡村旅游是我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产业落脚点,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亦指出发展壮大乡村产业、发展休闲旅游等乡村新型服务业,拓宽农民增收渠道。在2020年决战脱贫攻坚之年即将到来之际,对乡村旅游促进乡村振兴的发展路径与趋势进行深入思考与研判,对于巩固乡村旅游脱贫攻坚成果,做好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效衔接,使乡村旅游更好地服务于乡村振兴,具有现实迫切性和历史必要性。

  背景:以“输血—造血—活血工程”为发展理念推动乡村振兴

乡村振兴整体遵循“输血—造血—活血”的发展理念。第一步是政府“输血”,通过规划引导和政策指引,完善农村水、电、路、气、讯、文、教、卫、养、保等公共产品供给,实现社会资本和农村社区资源对接,使农村社区基本具备成长和发展的能力。第二步是产业“造血”,通过特色产业的进入,推动农村新旧动能转换,促进社会输入资本能够在农村有序、通畅、高效地运转,实现城镇的需求和农村社区供给互动,使农村社区形成基本的循环自生能力。第三步是社区“活血”,通过建立城乡互惠机制,使乡村振兴的成果惠及农民群众,唤醒农民群众的主体意识、建设意识与角色意识,增强农民群众对乡村振兴的归属感,实现城市惠民和农村富民的双赢局面,使农村社区形成自我发展的内生动力。不同主体在“共同体”意识下创造和提升自身的社会价值和自我价值,提升村落整体社会资本,改善农村因老龄化和空心化所带来的一系列社区关系问题,最终实现乡村振兴。

路径:以“三驾马车”为发展动力推动乡村振兴

总体而言,目前我国乡村旅游正处于“从无到有、景点旅游”向“从有到优、全域旅游”的过渡阶段,主要通过政府、市场和社区“三驾马车”共同推动实现乡村振兴的战略目标。

政府主导型的发展。政府主导型的发展模式,主要发展路径是通过政策与资金倾斜,快速补足农村公共产品供给的短板,解决农村环境治理、硬件设施和公共服务升级等问题。以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为驱动力,通过农村道路硬化、村庄绿化、街道亮化、庭院美化的“四化”工程,全面提升农村人居环境,使农村具备引进产业的吸引力和承载力,实现乡村的全域振兴与发展。如广东省东莞市麻涌镇以水环境综合治理实施“腾笼换鸟”为契机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先后建成了兼具水利、生态、旅游功能占地20多平方公里的华阳湖国家湿地公园、走进香飘四季乡村游等景区,并打造了一批水乡特色都市农业公园。在生态、旅游、文化等产业助推下,麻涌镇产业吸引力不断提升,先后吸引了云南城投、京东等20多个重大项目进入,最终实现从传统农业大镇向旅游商贸特色城镇的重要转变,实现乡村振兴。

市场驱动型的发展。市场驱动型的发展模式,主要发展路径是在市场需求导向下,社会资本直接进入乡村,通过产业培育,将乡村资源转化为乡村供给,提振乡村发展动力,同时进一步完善乡村基础设施建设,使其适应于产业发展需要,使乡村具备自力更生的能力。市场驱动型的发展模式弥补了单纯的政府介入性发展导致乡村因缺少产业支撑而缺乏生命力的问题。如碧桂园集团在广东惠阳开发文旅项目,农民以空置的房屋和土地入股,以资产换资金加分红的模式,使农村废旧资源与城市共享,重新盘活闲置土地和房屋资源,提升农村资产价值,增加农民收入,探索出一条村企共享发展的乡村文旅开发道路。

社区融合型的发展。社区融合型的发展模式,主要发展路径是通过“政府+企业+村民”多方参与,发挥企业在市场化发展中资本优势和市场灵敏度,发挥村民在产业发展和基层治理中的积极性和能动性,发挥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政策保障中的作用,最终提高村民在乡村振兴过程中的参与感与获得感,实现共建共享共融。社区融合型的发展模式能较好地避免利益驱动下,由于市场资本过于强势,造成的企业垄断乡村资源,导致“企村两重天”,造成新一轮农村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如广东省清远市九龙镇,以乡村旅游为带动,实现农村资源变资产、农民的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真正实现了“市场+村民+政府”三位一体,推进乡村振兴,破解脱贫攻坚的难题,实现乡村振兴的可持续发展。

未来:以“五个振兴”构建“五宜”乡村社区

未来要以旅游带动乡村的“五个振兴”,实现乡村价值的重塑,将旅游融入到“宜居、宜业、宜游、宜创、宜文”五宜社区建设当中,一体化推进乡村全域升级,实现城乡融合、共生共荣、共同发展。

第一是聚人。“人”是乡村振兴的动力源泉,业界的精英能不能关注乡村、乡贤能不能回到乡村、村里的带头人能不能发挥作用都将影响乡村发展的可持续性。因此,在政府层面需要为乡村的人才建设营造更加良好的环境,通过发起“百业千人支援乡村”计划、建设“乡村大学”等方式,一方面使外部人才能“进得去乡村”,另一方面使本地人才能“留得在乡村”,为乡村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坚实的人才保障。

第二是振产。呼吁更多的社会资本走进乡村,把乡村旅游作为一个重要板块和增长点来推动乡村的全域发展。我国乡村资源丰富,大量的文化和旅游资源有待挖掘,市场的进入不但为乡村带来资本,更重要的是带来敏锐的市场触觉,为乡村注入产业活力。相对较低的参与门槛也使得村民能够充分运用和重新配置自有资源,如闲置的房产、土地等参与到旅游业发展的不同环节当中,形成“大乡村”的格局。

第三是兴文。以文化旅游的发展促进乡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加强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活化。其一,尝试以旅游发展的眼光对乡村文化进行梳理和挖掘,进一步扩展乡土文化保护与活化的纵深;其二,尝试以旅游的视角思考乡村文化的载体建设,从而提升乡土文化的表现力与张力;其三,以旅游经济刺激乡村文化的产业化发展,从而提高乡土文化的经济转化能力,使其具有自我成长的能力。最终,通过乡土文化的复兴,找到乡村的“根”,重塑乡村文化自信,实现扶志振兴。

第四是美区。找到美丽乡村“建设”与传统村落“保护”之间的衔接点,在美丽乡村建设的过程中,既彰显对本地村民日常生活需要的尊重与关怀,又充分展现乡村村落肌理、乡村自然及人文环境、民族民俗、乡村生产与生活等,满足游客对乡村美好生活的向往。

第五是善治。在乡村旅游社区探索组建基层政府、企业、村民三者共建、共治、共享的“三共”委员会,鼓励村民参与到农村基层社会治理当中,激活新乡土精神,提升村民价值认同感、获得感和社区归属感,共享乡村旅游发展红利,使其成为乡村旅游发展的共建者和共享者。

(作者系华南理工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教授、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Copyright (c) 2013-2015 jtrmkf.cn 贲占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